位置:游戏新闻网 > 端游热点 > 正文 >

B站:比我先倒下的会令我更“强大”

2022年01月27日 19:23来源:网络搜索手机版

“弱小的人,才习惯嘲讽与否定;内心强大的人,从不吝啬赞美与鼓励”,两年前的5月4号,B站和央视联合推出的宣传片《后浪》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支持者认为它是五四精神的体现,生活的富足,时代的发展,国家的进步都在宣传片里面,前浪抛头颅洒热血,总算让后浪过上了好日子。

反对者则在《非浪》、《入海》、《韭浪》下报团取暖,告诉这个世界,海面表层两米的浪花才是后浪,而浪花之下还有深不可见的万米海底。

在一片争议声中,B站破圈生长,疯狂收割流量,股价由30美元暴涨到2021年初历史最高点150美元。

再之后,2021年整年中概互联集体滑轨,B站也难以幸免,如今股价重回30年代,似乎触发了败者食尘,竟然没有丝毫“变质”。

B站董事长陈睿曾豪言:“中国的YouTube,从用户生态上来说,B站最像。”

原先的小破站,18-35岁用户占比78%,是妥妥的后浪群体聚集地,而如今2.67亿的MAU(月活跃用户),也足以让B站成为企业中的前浪,对标YouTube。

不过,股价一路暴跌的B站,三季度更是血亏26.86亿元,让许多人有了这么一个疑问:如今的B站,究竟是追赶YouTube的后浪,还是终将倒下的前浪?

起家:用爱发电

企业不用考虑营收问题是最美好的,就像初恋女友不要求你有房有车一样。

2009年,在AcFun的土豆服务器连续几个月宕机后,A站成员陆续出走,搭建起了B站的前身——“Mikufans”。

2010年,“Mikufans”创始人徐逸(bishi)将其改名为B站,不过,这次更名并没有给B站带来太多的实质性改变,此时的B站更像是ACG爱好者聚集起来的一个社区,而非一家公司。

“用爱发电”是前期B站大多数用户的共识,拥有共同爱好的年轻人聚在一起,他们可以接受B站是一个“小破站”,但对于“恰烂钱”的行为非常反感,不管是平台方还是up主,想要变现都面临巨大的内部舆论压力。

这样的社区共识深刻影响了B站的商业模式,所以在早期B站,你会看见许多奇特的现象:承诺不加贴片广告、免费赠送大会员、高准入门槛(转正答题)、用户主动维护社区氛围(高等级用户可以成为风纪委员)。

圈地自萌的小破站维持了5年左右,直到2014年,辣个男人从成都来到上海,成了B站的董事长,B站终于开始在资本化道路上一路狂奔,一发不可收拾。

风口:B站是什么不重要

3年多时间能做什么?它能让喊出“莫欺少年穷”的萧炎打上云岚宗,也能让一家“游戏公司”,以对标YouTube的方式,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。

2014年5月8日,猎豹移动(前身为金山网络)在纽交所挂牌上市,作为联合创始人的陈睿得以实现财富自由,选择功成身退,离开猎豹移动,全职投入到B站中去。

陈睿从猎豹移动的隐退,也让徐逸从B站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,早在2011年,徐逸就有意的放出股权,推动陈睿担任B站的董事长兼CEO。毕竟,从商业经营专业性角度考虑,陈睿在2006年就已经是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,而B站的初创团队,包括徐逸在内都只是一群二十出头的年轻人。

这次董事长的交接棒,相当于阿里的十八罗汉,终于等来了风清扬(马云)。陈睿+徐逸的组合被资本市场所看好,IDG资本给了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,不到4年时间,2018年3月,陈睿再次在美国敲钟,这次他的身份是董事长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ouxixj.com/duanyouredian/43355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