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游戏新闻网 > 玩家资讯 > 正文 >

瓜洲的传奇(二)

2019年10月20日 16:41来源:未知手机版

qq空间小窝皮肤素材,1984奥运会,凯立德手机导航

绘图沈江江


“瓜洲古渡。”

我不止一次走进瓜洲古渡公园。这一次看到的境况,和去年一样,公园正在修整。公园的纵深处,有两块碑,一块竖立,一块横躺。那块竖立的碑很多人见过,这块横着的碑见过的人不多,因为完全被杂草掩埋了。

杂草,古渡公园里满眼是草,葳蕤、恣意,充满了野趣。今天,如果这里还承担着渡口的职责,那些到长江那边去从长江那边来的脚步,怎么会给这些草留下生长甚至疯长的余地呢?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靠街的路不长草,聪明的脑袋瓜不长毛。

世上所有的渡口,都不只是一个地理的存在,是情怀的,也是生计的;是向内的,也是向外的;是告别的,也是重逢的;是被动的,也是主动的;是进攻的,也是退守的;是被逼无奈的,也是华丽转身的。渡口,是生存意义上的,也是命运意义上的;是空间意义上的,更是心理意义上的。

“瓜洲古渡”四个字,包含的内容太多太多。

多少脚步,多少车辙;多少营生,多少银钿;多少送别,多少离愁;多少个家庭的希望,多少份人生的憧憬;多少战马的铁蹄,多少刀剑的寒光;还有江山万里,家国情怀……全在这四个字里,被极简地冷凝、概括。石碑上这四个字不知出自何人之手,但书写的人知道,这四个字涵蕴的内容太丰厚太沉重,所以王右军体、褚遂良体、柳公权体、瘦金体都承担不了。这四个字有点颜真卿和苏东坡的味道,模仿了康乾二帝书体的构架,算得上大气、憨拙、厚重、沉浑,对得起繁复的岁月流转,江山沉浮。

古渡公园不远处,就是如今的瓜洲古镇。江口街,一个直接与长江对接的名字。讷言,古朴,迷糊,上了年纪的房子在阳光下显得落落寡欢。街的当中铺着长长短短的条石,一条接着一条接龙似的蜿蜒而去,条石两边是青灰条砖,挤挤挨挨。

虽然街上空空荡荡,冷冷清清,但是我的眼前却热闹得很,噪杂得很,简直是熙熙攘攘,摩肩接踵。

这是一条通向渡口的街。挑着担子的,背着褡裢的,推着小车的,坐着轿子的,行军一般穿过大街。他们都是要赶早上最早的一班渡船,到对岸去,到对岸的京口去,再告别京口,到更广大的世界去,到更璀璨的前程去。渡口的小划子,大木船,承载着他们的生计,他们的梦,仕途的梦,财富的梦,当然还有家国天下。

是的,渡口承载着梦想,承载着前方,承载着未知,承载着所有的可能;别离是其中最隐秘最深沉的酸楚,凝聚、扩张、爆发为诗意。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”,所有奔向渡口的脚步,都是兴致冲冲的,希望满满的,情怀勃勃的,恨不得一步跨过江去;然而,奇了怪了,等到望见渡口,踏上渡头,却又突然迟疑起来,停滞下来。渡口,和长亭、驿站一样,因为别离,成为深沉的疼痛,有质感的疼痛。直到今天,也是如此,席慕容咏叹的渡口,在蔡琴深沉的歌喉中,同样回荡着最为古典的肺腑之咏叹:让我与你握别/再轻轻抽出我的手/华年从此停顿/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/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/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/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/而明日/明日又隔天涯。

古渡边的杂草,覆盖了太多。我一直以为,人类的情感,亲情、爱情、友情,古今中外,其内核是共通的,是一致的,是稳定的,是不随时空而改变的。但是,站在瓜洲渡口,我心惆怅,世间已进入一个无须渡或无视渡的空旷之地,稀薄之境。古渡式微,书信萧条,别离之情也无处酝酿,千里之外,万里之外,都可以视频相见,90后、00后的孩子们,恐怕很难体验到什么是别离,什么是依依不舍,什么是迟迟吾行。

诗情是不应该迷失的。

好在有瓜洲古渡,导引着我们慢慢寻觅到回家的路。

从前的诗人们为瓜洲写下三千首诗和词,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。在华夏大地上所有的古镇中,瓜洲应该是独占鳌头的了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ouxixj.com/wanjiazixun/13192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